自媒体短视频快速变现,详见朋友圈【微信:goto618】

怎样在抖音上制作影视剪辑?只需这么做

业界协会、影视公司、视频平台联合发表呼吁版权保护的联合声明,被视为是长视频产业在短视频打击下的一役。宣告之后,短视频平台和创作者该如何应对,长短视频行业该如何协调发展?

文章|大蒙

昨天,包括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正午阳光、华策、柠萌、慈文等在内的超过70家影视传媒机构和企业,发布联合声明,要求短视频平台加强版权保护意识,对相关未授权行为采取法律行动。

快食型时代,通过短视频了解一部剧的大概情节或精髓,已成为不少观众的共同习惯,在短视频平台上追剧早已成为不少人的第一选择和常规操作。而且,在短视频时代,短视频已经成为长视频内容的一个重要营销阵地,那么,这次联合声明的发布是否真的是长视频平台“一刀切”切断了对自己有利的“自来水”呢?

一方面网友担心自己看不见高质量的影视讲解,另一方面70多家影视机构因侵权而发布联合声明,其中包括短视频平台面临的侵权尴尬以及平台创作者不知从何下手。不出所料,这一公告必将开启版权保护道路上的新话题、新篇章,也注定将成为短视频产业和影视产业发展的新里程碑。

电影产业终于受到了打击。

发表声明并非偶然。

令人担心的是,这70多个影视机构发布的联合声明并非一蹴而就。近几年,国家有关部门多次约谈抖音、快手、哔哩哔哩、火山小视频、美拍、秒拍、微视、梨视频等重点短视频平台企业,要求平台提高版权保护意识,切实加强版权制度建设,全面履行企业的主体责任,但效果并不明显,不少“搬运号”在被封禁后,仍继续侵权。

四天前,新华社深度报道栏目《新华视点》发表了一篇题为《5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特别提到了短视频正在成为互联网知识产权侵权的最新高发地带,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仅2019年到2020年10月期间,就已累计监测到1602.69万条涉嫌侵权链接,其中独家原创作者侵权率高达92.9%。

短片应用程序中,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主播带你“五分钟看完一部电影”,或者多个主播换汤不换药重复演绎同一个“老梗”。伴随着短片的风靡,许多人逐渐有了这样的感觉:“这段视频我怎么好像以前刷过?”实际上,在短视频领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撞车”事件了,涉及到的平台也不只一个。一再违法的背后是高额利润的驱动,影视作品中的“搬运工”以“作品评论与解读”之名,明目张胆地剪辑、搬运热门影视作品,并以直播带货、软性植入等方式牟利。

一方面是高额利益的诱惑,另一方面则是低侵权门槛。有些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人们只需花费几到几十元不等,就可以得到各种各样的“搬运素材”。许多人轻而易举就学会了如何处理视频,将一些热播电影、电视剧“掐头去尾”,然后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发布“原创”。此类侵权成本极低,且传播速度快,范围广,收获的播放量和粉丝也呈几何级数增长。但是,长期以来,当一条移动短视频充斥网络的时候,就更成了行业发展的毒瘤,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不利于短视频与影视行业的健康发展。

许多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很多短视频平台都建立了防复制机制,但是在网络环境下,原创作品侵权的形式多种多样,手段隐蔽,内容分散,对版权保护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今天,长视频平台联合发布声明,也是对短视频平台侵权问题的有力警醒和有力打击。

侵犯知识产权定义复杂。

影视剧解读评论账号何以自成?

该声明特别强调了短视频领域存在的未经授权对影视内容进行二次创作的行为。著作权保护的“重点关注对象”,主要集中在短视频领域,即影视作品的二次创作,这使得抖音、B站、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二次创作,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

对于B站来说,由于平台氛围好,用户粘性高,创作者能够耐心沉淀,这类视频一般比较长,15分钟以上是常事,有些超长的解说甚至长达一两个小时。而且,在抖音平台上,影视号在去年异军突起,有的抓住竖屏短视频追求快感、猎奇的特点,大量解说惊悚恐怖片,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成为千万大号。

在法律层面上,视频转载并非不可复制,而是经过授权即可复制,以及能够创作成作品从而受到保护。公告发布后,此类影视评论、“快剧”类短视频制作者或需要主动转变,由“侵权方”主动转变为法律意识上的受保护方。

《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够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所以,只有具有独创性、可复制性且属于文学、艺术领域并能表达审美情趣的创作才能构成作品,而独创性是作品的首要判断标准。

创意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作品的构成必须是作者自己的努力,不能抄袭他人;(二)作品的表现必须是体现了创意,要区分不同作品,即要有创作高度。关于独创性的法律规定,我国主要有《著作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等,对独创性的判断标准也未作明确规定。一般预设“被侵权作品”均构成作品,除非被告能够提出反证,即否认其创作的独创性,认为其不构成作品。

对影视解说类短视频是否构成侵权的争议主要集中在该短视频是否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著作权法》第22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审判职能作用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条规定,合理使用构成要件包括:第一,行为是否属于第22条所述情形。其次,这种行为是否影响了原作品的正常使用,构成了对原作品的实质性替代。三是对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的不合理损害。

在优酷诉电影《三生三世》版权侵权案中,法院认定,该图片集包含了该剧的关键画面和主要情节,对该剧起到了实质性的替代作用,并不构成合理使用。所以,这种创作行为不构成对原作品的评述、介绍和说明,而应视为演绎行为;此外,由于快餐文化的盛行,这种录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原作品,从而可能损害原著作权人的利益。

阿里法务通过“公证云”对侵权图片进行在线录屏取证、保存。

并非所有涉及原始作品的短视频都是侵权行为,例如,影评类短视频,如果制作人引用他人的影视剧画面和情节,是为了达到对原始作品本身的批评或讽刺,而引用的作品长度与其批评或讽刺的目的相称,那么这种引用就不是要向公众展示被引用的作品本身,而是要体现出一种新的价值和意义,属于我国著作权法中“引言、评论或说明类”合理使用的范畴。

所以,短视频平台影视讲解创作者也可以改变方式,不暴露关键画面和主要情节,更不应该直接操作,把创意点子发挥到远离侵权区域的地方。学着带着“枷锁”跳舞,真正的自由并非没有束缚,而是建立在规则上的。

陈述不是引战。

短片平台应该履行注意义务。

短片平台的快速发展,版权侵权问题的解决不应被动等待“联合声明”。目前技术成熟,在适用“通知-删除”规则免除侵权责任的情况下,短视频平台还需要做好自己,履行一定的“注意义务”,以培养平台用户的版权保护意识。加强平台治理,加强行业自律,保障短视频产业版权内容生态的良性发展。

短片是否构成侵权,最受关注的案例是《抖音案》和《快手案》,即2018年抖音(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诉百度在线(北京)有限公司短视频侵权案,以及北京百度网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诉广州。

//360自动推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