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短视频快速变现,详见朋友圈【微信:goto618】

抖音影视二次剪辑的几种方法,你还缺个它

长时间视频平台的流量争夺战,终于打响了“版权”的关键一战。近日,53家影视公司、5个视频平台和15个影视行业协会发布联合声明,宣布将对网络上涉及未经授权对影视内容进行剪辑、切片、搬运、传播等行为,开展一次集中而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怒火中烧的长视频平台掀起新一轮反侵权风潮,矛头指向各短视频平台和内容创作者,“一本万利”短视频影视账号将面临大洗牌,二次创作也将告别“剪刀手”的野蛮生长。

短片追剧已经风靡一时。

《××电影5分钟看完》《××带你看电视剧》《××快速看大片》…此类短视频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大放异彩,甚至已成为观众追捧的新方式。

就拿最近热播的《山河令》来说,在抖音电视剧榜中,相关短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达到了5.6亿。部分影视剪辑在抖音上的账号粉丝数可达百万,搬运、剪辑的影视作品总数可达千万。

有关B站的影视作品二次创作也受到了不少观众的追捧。就拿口碑很好的经典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来说,记者看到,一位著名影视制作公司UP主将其作为素材剪辑制作的微剧场视频,单视频播放量达到111.1万,评论近5000条。除此剧外,这位影视博主还拥有600多万粉丝,他非常擅长将一部电视剧或电影的精彩片段剪辑成视频,并配上原版解说词,播放量均在百万左右,作品总赞助量超过2400万。

这一直接剪辑影视作品精彩片断的做法,使短视频成为网络知识产权侵权的高发地带,热门电视剧、院线片更是被侵权的重灾区。根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公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在监测中就累积了1602.69万条疑似侵权链接,其中独家原创作者的侵权率高达92.9%。

”“直接从各个平台搬运视频甚至他人已剪切好的热播影视片段,再加上自己的材料进行加工,这是新入行短视频最简单、最快捷的方法。录像的创造者阿章(化名)说,视频剪辑可以迅速积累数万甚至数十万的粉丝。在粉丝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卖货,甚至可以做广告推广,甚至可以卖视频教程,有很多的变现途径,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著作权之战为何此时爆发?

近几年来,围绕《我不是药神》《延禧攻略》《中国有嘻哈》等影视作品,爱奇艺、优酷等长视频平台与B站的版权纠纷频繁发生,多为单一平台针对某一影视作品的零星维权。优爱腾芒等5家视频平台,53家影视公司,以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为何会在此时突然联合起来,打出一场保护版权的战争?

据记者了解,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将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针对以往取证难、周期长、取证成本高、赔偿金额低等版权方维权的痛点,以及短视频侵权认定难等问题,修订后的《著作权法》对合理使用条款进行了多次修改,将赔偿限额从五十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在这种背景下,影视单位维权有着更多的法律依据。

值得一提的一点是,腾讯视频的官方提价是在联合声明发布第二天。从4月10日起,腾讯视频开始推出新VIP价格。去年11月,爱奇艺还完成了9年来的首次调价。网络视频平台在面对高昂的内容成本面前,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盈利压力,同时也面临着更大的用户流失压力,不得不严加堵住其他平台的内容输送和用户分流。

影片中的“长与短”火药味越来越浓。据2019年中国电视剧(网络剧)行业调查报告,中国短视频用户的使用量首次超过长视频。所以有观点认为,在线视频平台急切想要维护版权,同时也为推广自己的短视频平台铺路。去年,爱奇艺高调推出“爱奇艺微电影”,鼓励用户在热播剧综上二次创作。观看电视剧,追剧综成了腾讯微视的主要板块。MangoTV的“大芒计划”也开展了许多活动,吸引了专门为MangoTV开发视频内容的人。

版权二次创作的难题有待解决。

「联合声明影视剧的几个网站出的版权,意味着我们只能被迫接受既定的结局,梅长苏真的死了,斯内普教授永远沉睡,四季山庄一家五口永远无法重逢……没有剧情的重写,一切,都只能有一个结局,不管好坏,我们只能接受。这扇门再也不能打开了。”该共同声明发布后,博主池大枣发布的一条微博收到了超过1万1千个转发和超过57,000个点赞。

这个微博也折射出公众对于“版权战”的另一个担忧:如果是短视频版权战争,需要“封杀”大家喜闻乐见的二次创作吗?说到底,对于个人而言,目前取用影视材料申请版权的程序和过程都非常复杂。许多视频博客在社交平台上对此提出质疑。

在大量二次创作的情况下,一对一精确授权是不现实的,如何破解版权难题?「保障影视版权没有问题,但也要给二次创作留下空间。」北大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认为,可以尝试在法律上扩大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权限,引入延展代理制度,也可以采用版税机制,即无需事先授权,但使用他人作品后需要支付版税等方式让权利人的投资得到回报。

不管第二次创作会以什么方式来探索解决版权难题,可以肯定的是,短视频创作者们已经告别了简单的“剪刀手”时代,而参考素材需要越来越多地注重标准化。

图文并茂:视觉中国。

来自《北京日报》的记者袁璐。

编者:潘福达

吴越过程编辑

//360自动推送 '); })();